?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新中國通信事業| 人民郵電 行業宗旨
武鎖寧、張佳麗、張鳴 2021-06-01 人民郵電報
分享:

“人民郵電”不僅是毛主席給《人民郵電》報題寫的報頭,更是毛主席為全國通信行業指明的宗旨和方向。

主席題詞 寄予厚望


19489月,中共中央召開的政治局會議不僅是解放全中國的動員會,也是一次全國政權建設的籌備會。

毛主席在為這次會議起草的《中共中央關于九月會議的通知》中指出:“我們已經在華北四千四百萬人口的區域建立了統一的黨和黨外民主人士合作的人民政府,并決定由這個政府將華北、華東(有四千三百萬人口)和西北(有七百萬人口)三區的經濟財政、貿易、金融、交通和軍事工業的領導和管理工作統一起來,以利支援前線,并且準備在不久的將來,將東北和中原兩區的上述工作也統一起來。”顯然,這次會議賦予了率先組建的華北人民政府為籌建全國政府打基礎的使命。

在此之前,華北郵政工作已經提前實行了整合。194712月到19481月,中央工作委員會在河北平山縣西柏坡召開了有各大解放區政府、郵政總局負責人和軍郵代表參加的華北交通會議,提出了在即將成立的華北人民政府里建立統一的郵電管理機構的意見。華北局財經委員會主任、華北人民政府籌備負責人董必武兩次出席會議并作會議總結。

不久后印發的《華北人民政府組織大綱》第七條提出:“華北人民政府設立秘書廳、民政部、教育部、財政部、工商部、農業部、司法部、勞動局、財經委員會、水利委員會、法院、監察院、銀行、郵電總局等政府工作機構。”

19481210日,此前已成立的華北郵政總局更名為華北郵電總局。

恰在此時,《晉察冀日報》和晉冀魯豫版《新華日報》合并,并明確該報是中共中央的代機關報,毛主席為報紙題寫報頭——“人民日報”。

華北郵電總局看到后,決定在原來晉察冀郵政交通系統主辦的《郵訊》小報的基礎上,創辦一張“華北郵電總局機關報”,并擬模仿《人民日報》,取名“人民郵電”。

于是,《郵訊》編輯部的孫志平編輯,在局領導的支持下,執筆給毛主席寫了一封信,并附上了一張打好“米字格”的白紙,通過當時專門服務中共中央機關的石家莊山河郵局局長,把信交給了中共中央秘書處處長、紅色通信戰線老領導曾三同志,請他轉呈主席。過了幾天,孫志平他們剛剛躲過國民黨飛機的轟炸回到辦公室,華北郵電總局局長蘇幼農高興地走來,將毛主席的題字交給了他。里邊還有曾三同志寫的字條:“毛主席讓告知你們,現在有照相制版技術了,所以沒有用送來的米字格紙。寫了三個,你們選用。”

正在指揮三大戰役的毛主席,對一張行業報的訴求如此重視,一連寫了三個,還在最后一個的右上角畫了個小圈。由此可見,毛主席對通信行業的高度重視和寄予的厚望。

1949年初,中央決定全國“郵政、電信分別接管”,華北郵政總局的名稱又變回華北郵政總局,《人民郵電》報因此沒能及時出版。但毛主席的題詞已經在解放區廣泛傳開,成為建設新中國通信事業的指導。

華北郵政總局牽頭設計的新中國發行的第一枚郵票——1949108日發行的《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郵票(紀1),即以“中國人民郵政”名義向全國發行。1950125日至29日在北京召開的第一次全國電信工作會議也取名“全國人民電信會議”。這個會名突出了會議的性質,也體現了“人民電信服務人民”的行業宗旨。朱學范部長在會議報告中指出,要“全心全意為國家、為人民服務,辦好人民的電信事業”。由此,這個題詞所承載的“人民郵電為人民”的內涵成了通信行業的指導思想和行業宗旨。

此后,“人民郵電”就成了各級郵電機構共同的名號和標志。直到如今,這個題詞還高高懸掛在工業和信息化部的門頭上。有的單位還把毛主席題寫的“人民郵電”和“為人民服務”懸掛在一起,用以體現“人民郵電為人民”的宗旨。

發揚精神 爭創先進


郭秀云精心保存著當年獲得的獎章。

新中國成立初期,百業待興。肩負“黨的眼睛和耳朵”使命的通信事業亟待發展壯大。為了加速國民經濟的恢復和發展,195011月初,我國東北地區許多廠礦企業開展了愛國主義勞動競賽,此后,全國性的生產勞動競賽和增產節約運動也隨之展開。這一時期,“大力推廣先進經驗,提高通信質量”成為郵電部門的工作重心。郵電部和郵電工會全委會大力樹立和表彰先進人物。在這樣的氛圍下,在“人民郵電為人民”的行業宗旨指導下,郵電通信行業員工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精神,努力工作,全心全意為國家、為人民服務,在增強綜合能力、提高技術裝備水平、提供郵電業務和服務等方面作出了可喜的成績。生產捷報不斷從各地傳出,先進工作者和勞動模范頻頻涌現。

上世紀50年代初期,隨著經濟建設的發展,通信聯系日益增多,如何縮短長話處理時限、提高線路利用率成為郵電部領導關注的一個問題。1952年,在天津長途電信臺,一個名叫郭秀云的21歲姑娘創造了一項全國第一!她接通每個電話的平均處理時間是58.8秒,比一般話務員快150秒,為當時全國最高紀錄。

郵電部領導立即組成專家工作組,到天津總結她的操作經驗。郭秀云操作法的核心就是“交叉動作”。簡單來說,就是在接進一條線的同時,還要做其他線路的通話記錄、結算通話時間等工作,一心多用、爭分奪秒,在相同的時間內爭取更多次接通線路,最大限度地提高線路利用率,讓更多的用戶更快地完成長途通話。

郭秀云當時主接上海長途電信臺,天津的接過去,或上海的接過來。為了提高工作量和線路使用效率,她特別注意和對方話務員的交流與配合。除此之外,她還苦練上海方言,練習用最簡練、最明確的語言與用戶溝通,提高接通效率。

195210月,郵電部在北京召開推廣“郭秀云操作法”會議,在全國20多個大中城市推廣學習,使全國的長話接通率提高了一倍以上。此后,郵電部又對“郭秀云操作法”進行總結提高,整理成為《長途話務值機操作法》,在全國貫徹執行。

學習“郭秀云工作法”的熱潮在“三尺機臺”上迅速掀起。一個名叫田麗娟的年輕話務員脫穎而出,她創造性地運用和豐富“郭秀云操作法”,不斷革新操作技術,創造了一套長途電話值機操作經驗,成為全國長途話務員的一面旗幟。

總結和推廣先進經驗,是當時工會領導生產的基本方法。于是,一批像郭秀云、田麗娟一樣在崗位上勤思考、肯鉆研的先進工作標兵,成為全國郵電部門的“明星”、通信員工學習的楷模。

1954年,許興柱也成了郵電通信行業的知名人物。他工作認真、負責,用心創造出一套維護長途線路的工作法。

許興柱是東北綏中郵電局的一名線務員。當時,為了保證主要干線的暢通,長途明線線路維護工作實行包線制,需要線務員駐扎在線務段。想到一望無際的草塘、二十多米高的飛線桿、狂風驟雨的夜晚,許興柱沒有被即將面臨的困難嚇倒,主動表態:“我愿到段上去。”

在駐段初期,許興柱常常頂風冒雨處理一些突發的線路故障,這樣的日子多了,他心里開始琢磨:“怎樣才能使線路不出故障?”受到老鄉耕田的啟發,他終于想通,天天到線路上去檢修,線路就不會在壞天氣里突發毛病了。在之后兩個半月的時間里,他把544根電桿逐一檢修了一遍。果然,之后將近半年時間,線路幾乎沒有出現過大問題。

第二年春天,許興柱又發現了新的情況。原來過了一個冬天,電線就有的長、有的短,刮風時常常絞在一起。這樣,他又漸漸琢磨出來,光是逐桿檢修還不夠,還需要按季節隔一段時間逐桿檢修。

就這樣,每當在工作中碰上新問題,許興柱就琢磨出針對性的解決辦法,逐桿桿上檢修、季節性檢修、特殊巡回……后來成立了包線組,他還和組員一起研究出一套工作制度,耐心幫助其他同志,發揮包線組的集體力量。

194912月至19526月,許興柱維護的長途線路沒有發生過障礙,保證了電報、電話的暢通,為國家節省了大修費用。他曾幾次被評為勞動模范,19531月又被提升為錦州長途中心站副站長。1954年,中央郵電部和全國郵電工會召開會議,推廣了許興柱的長途線路維護工作法。

長途線路維護工作是郵電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線路維護工作條件十分艱苦,一大批長途線路維護人員為保通信不怕艱苦、以苦為榮,在長期堅守崗位的苦干中凝聚形成的奮斗精神,影響著一代一代通信人。其中,新疆哈密長途電信線務站的“苦水精神”聞名全國郵電系統,成為通信人的紅色基因,代代相傳。

苦水,是哈密長途電信線務站維護線路段上一個巡房的名字。這里是全站工作條件最艱苦的地方。一望無際的戈壁上,無樹無草無人煙,只有孤零零的一個線路巡房。巡房門前唯一的一口井,水又苦又澀,人喝了會拉肚子。

吳朝智是第一個到苦水駐段的線務員。那時新疆剛剛解放,國民黨殘匪仍在四處騷擾,搶殺擄掠,破壞線路。吳朝智經常帶著干糧,吃在戈壁,睡在電桿旁,和伙伴們一起晝夜維護線路。

青年線務員邢世華一天在查修線路時不幸被殘匪擄去,匪徒想從他嘴里獲得解放軍的活動情況。但邢世華立場堅定,英勇不屈,直到就義時,始終沒有吐露一字一句的軍事機密。

不久,青年線務員唐自廉來到苦水駐段,成了吳朝智的徒弟。1952年冬季的一天,狂風卷著暴雪,氣溫下降至零下30多攝氏度。天山風口的七角井附近線路突發故障,唐自廉和一位師傅出去搶修。唐自廉爬上電桿,刀子一樣的寒風刺割著他的雙手,不一會兒,他的手指就凍得不聽使喚了。“黨的通信聯絡被阻斷,一分一秒也不能耽誤。”他咬牙忍耐,堅持把線路接好。完成任務到醫院后,他雙手的皮肉組織已經全部凍壞,十個指甲全部脫落。面對失去雙手的危險,唐自廉卻堅強地說:“手凍掉了不要緊,還有腳,照樣干革命!”

就這樣,人們把這種英勇頑強,艱苦奮斗,不怕苦、不怕死,一心保通信、全心為革命的精神概括為“苦水精神”。這種精神不僅在新疆哈密長途電信線務站全站傳揚,更是傳遍了整個郵電通信行業。196638日,在第十六次全國郵電工作會議上,“艱苦奮斗學苦水”的號角在全國郵電職工中吹響。

郭秀云、田麗娟、許興柱、苦水巡房線務員……這一時期,這些先進工作者和先進集體代表著千千萬萬通信員工的工作面貌和奮斗精神。“寧可自己費腦筋,不讓用戶傷腦筋”,下苦功熟記常用電話號碼、被稱作“活電話簿”的服務臺先進生產者宋慧琴;在接待用戶時提出“三不煩”保證、被樹立為營業員的一面旗幟的覃本秀;服務好、質量高、消耗少,十五年如一日培養出一支有高度政治覺悟和熟練業務技術的職工隊伍,成為通信戰線上的一面紅旗的北京市話三九局……在長話、護線、服務等各個崗位上,這些先進代表踐行著“人民郵電為人民”的精神。

“人民郵電”四個字指明了新中國通信事業的方向和宗旨,也給通信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推動新中國通信事業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實現從無到有、由弱到強的發展。

原載《人民郵電》報2021518

久久播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