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新中國通信事業| 篳路藍縷 艱苦創業
武鎖寧 2021-06-07 人民郵電報
分享:

舊中國電信網絡支離破碎,電信設備研制能力也是一張白紙。新中國成立后,郵電通信戰線的員工發揚紅色通信艱苦奮斗、服務大局、執著創新的光榮傳統,堅韌不拔、篳路藍縷,克服重重困難,在山高路險、地域遼闊的九州大地上留下了一幅篳路藍縷、艱苦奮斗的創業圖。

迅速創建干線國網

舊中國的通信業支離破碎、極端落后。新中國成立前夕,僅有的一些電信設施大都集中在以南京為中心的地區和東南沿海的少數城市,除華東、中南、東北外,大部分地區都沒有干線電信設施,邊遠地區的省會城市大多僅能靠無線電報聯系。全國有市內電話的城市不到三分之一,而且大多是人工“搖把子”。全國還有三分之一的縣城連無線電報業務也不通。這些稀疏而薄弱的通信設施,經過多年戰爭的破壞,更加殘缺不全。

為了適應全國經濟恢復發展的急需,1950年1月郵電部召開首次全國電信會議,3月又召開全國長途干線工作會議。兩次會議確定了1950年全國電信建設目標:一是建設北京通信中心,并建成通往沈陽、上海、漢口、廣州、重慶、西安六個中心的電信干線;二是開通七大區中心間的直達電路;三是建設北京至莫斯科間的中蘇國際長途線路;四是建設北京國際電臺,適應國際通信和對外廣播的需要;五是加快修復首都市內電話;六是恢復并加強江岸、海岸電臺。由此拉開了新中國第一代通信干線網絡艱苦創業的大幕。

——八個月建成第一代架空干線國網。

1950年3月6日,郵電部下達了全國長途明線建設工程計劃,并迅速組成了7個國內工程總隊和東北國際工程總隊。

郵電部一聲令下,8個工程總隊發揚紅色通信“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能勝”的光榮傳統,迅速組建了有32個工程隊、1500多名線務施工人員和3000多名民工的建設隊伍,在全國各地展開了新中國通信建設的第一場會戰。各工程隊克服困難,以一個隊一天立桿2公里、架線5公里的速度,迅速推進工程建設,日工程進度超過了國民黨時期的一倍。

長線工程的野外施工受地形、地質及氣候影響很大。1950年雨水多,京滬、京漢、京沈、津浦沿線不少地段河水泛濫,施工人員為了保證工期,克服困難,站在水中打洞立桿。西部地區雜石路面多,挖埋桿難度很大,僅陜西雙石鋪到南鄭100公里左右的路段,施工人員就打了900多個石洞。

經過幾個月的連續奮戰,北京至各大區中心、各大區中心至大部分省會及重要城市的架空明線陸續建成,北京至各大區和大部分省會城市的有線載波電話和全國有線電報網開通。全國電報業務由原來80%靠無線電路傳遞,變成了80%通過有線電路安全傳遞。

東北國際干線全長2400公里。夏季,洼地、草甸子、爛泥塘成片相連,車馬難行,運輸木桿、器材都靠工程人員蹚著水肩扛。冬季,施工人員又得冒著刺骨寒風,在零下幾十攝氏度中,在一米多深的凍土層打洞埋桿。

經過連續奮戰,1950年12月12日,我國建成了通往莫斯科的國際有線載波電路,北京至莫斯科長達12000公里的有線報話電路開通。

——建起以北京為中心的國際短波無線網。

與此同時,為了適應對外宣傳和國際交往的需要,以北京為國際無線電通信樞紐的工程也迅速展開。

1950年1月,全國電信會議決定,興建包括大興中央發訊臺和黃村收訊臺的北京國際無線電臺。這項工程規模大、技術含量高。大興臺安裝發訊機30多部,最大單機輸出功率為60千瓦;黃村臺安裝多重分集式收訊機20多部。除房屋建筑與室外高壓電信系統由相關專業單位承辦外,收發報機和電力設備的設計安裝及調測工作等,都由郵電部從全國各大電臺抽調的無線電專業骨干技術力量組成的國際電臺工程處承擔。

北京國際電臺建成后,將上海國際電臺的一些業務轉移過來,撤銷了南京國際電臺,形成了以北京為中心的國際無線電通信樞紐。

堅韌不拔 執著前行

1959年3月15日,周恩來總理、董必武副主席,賀龍、李富春、李先念副總理等領導參觀電報大樓。

1959年新中國成立10周年大慶時,北京郵電學院游行方隊經過電報大樓。

科研人員在調測960路微波設備。

20世紀五六十年代,為了保證國防建設和重點工程建設大局,國家給郵電公眾通信網的基建投資一直較低,一年僅有一億元左右,不到國家固定資產投資總規模的1%。然而,郵電科研、制造和工程建設部門,發揚紅色通信人艱苦奮斗的光榮傳統,在國外技術封鎖和資金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執著努力,取得了以微波和中同軸電纜大通路為代表的第二代干線建設的突破。

科研院所應運而生

新中國的電信研究本來起步不晚,渡江戰役后,在接管國民黨通信機構的過程中,軍委電信總局領導就誠懇邀請了滯留在上海等地的一批舊交通部電政司的技術骨干和回國不久的學者,到京組成了郵電部第一個電信科學研究所。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為支援國防科研,這支寶貴的科研力量整編制劃給了國防系統。這批專家后來在我國航天、導彈等領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電信科學研究所劃給國防科研戰線后,原本薄弱的郵電科研力量就更加薄弱了。

1956年2月18日,范式人和鐘夫翔一起向正為籌備黨的“八大”調研的國家主席劉少奇匯報了全國郵電部門的基本情況和15年遠景發展規劃。當匯報到“在全國18.33萬名郵電職工中,工程師只有332名、技術員只有3025名,而從事科學研究的只有10人”時,劉少奇當即指出,郵電部門是技術含量很高的部門,特別是電信方面,必須采用最新的技術,這就需要加強科學研究。

部黨組立即傳達學習劉少奇同志的談話精神,并積極研究落實。經國務院批準,1957年4月,以盧宗澄任院長,周華生、宋普為副院長的郵電部郵電科學研究院正式成立,下設載波、微波、市話、電報、電路、理化、元器件、網絡體系和郵電經濟、科技情報研究室,以及儀表、設計和實驗工廠等部門。在此前后,上海、西安、成都的一批研究所也組建起來。郵電科研戰線二度崛起,并陸續取得了一些成果。

在設計院、研究院和通信施工企業的積極參與下,以我國專家為主設計的第一個綜合通信樞紐——北京電報大樓1958年10月建成投產。

今天仍屹立在北京長安街的這座雄偉設施,是新中國建設的第一座大型通信樞紐。樓頂鐘樓每天準時發出的悠揚的《東方紅》樂曲和鐘聲,已經成為新中國標志性的聲音。

研制配合雙獲突破

新中國成立后,經過三年恢復、五年建設,國家的經濟建設取得了輝煌成就。但是,20世紀50年代末,黨和國家也出現了一些背離實事求是精神、憑主觀愿望辦事的嚴重失誤。在這種背景下,一心想把通信發展搞得更快一些的郵電部領導層,試圖得到地方對通信更多的投資和支持,向中央提出下放通信企業的報告。得到中央批準后,在不到半個月時間里,就通過電話會議和文件,草率地把各地通信企業匆忙下放。

這次下放違背了通信生產全程全網的運作規律,不僅沒有獲得各地對通信的更多支持,還使大量通信干部被調出去“大煉鋼鐵”“大辦工業”,一度造成了全行業的嚴重虧損。

發現問題后,郵電部在1961年5月及時向中央提交了《關于調整企業隸屬關系的請示報告》,得到了中央的批復,中央同意郵電體制上收,“對各地郵電企業實行以郵電部為主的雙重領導”。

新的管理體制從1962年1月1日起實行。郵電系統內實行部、省、縣三級管理。郵電部召開了三次工作會議進行持續“糾偏”:在運營方面,實行機構緊縮、加強管理;在設備生產方面,“關、停、并、轉”了200多家不具備條件的工業企業,保留了19家骨干企業,列為部屬工廠,由新組建的工業局統一管理,形成了郵電工業體系;在基本建設方面,縮短基建戰線,削減基建投資,集中資金用于重點工程和花錢不多、需時不長的收尾項目。

經過積極的調整整頓,到1964年,全行業的經營發展狀況得到很大改善。經過科研、制造、設計、施工企業的通力合作,在通信技術方面取得了60路微波和60路電纜載波方面的突破,為大通路干線技術升級奠定了基礎、鍛煉了隊伍。

二代干線自主推進

1966年,“文化大革命”發生了。“文革”初期,郵電通信業的生產秩序遭到破壞,郵電部也在1969年被撤銷。多虧在周恩來總理的直接關心和指導下,郵電秩序得以維持,通信行業在曲折中發展。

1969年年初,我國發生一次嚴重的冰凌災害,大批通信電桿倒伏,通信網絡受到大面積破壞,全國通信網癱瘓好幾天。1月28日晚,一份電信總局上報的《關于因凍雨中斷有線通信,擬開放無線通信的請示報告》送到國務院。周恩來總理于29日凌晨3時批示同意,并于當天下午在中南海同副總理李富春、李先念,計委主任余秋里一起聽取關于冰凌情況的匯報。周總理了解到明線抗災能力弱,而現有網絡主要是明線的情況后說:“這種現象是嚴重的落后。”“最重要的是改變落后面貌。”“你們回去做個改變面貌的建設計劃。”

2月7日,電信總局的計劃上報后,周恩來總理和李先念副總理又指示:“要加快干線電纜和微波的建設,從1969年就開始。”3月,國家計委下達了研制1800路中同軸電纜載波和960路微波設備的計劃。3月3日,電信總局向國務院遞交了《關于通信建設五年規劃的報告》。周恩來總理在報告上批示:“五年內用電纜和微波連通二十九個省市。”從此,電信科研、工業和基本建設戰線開始組織開展通信大通路科研建設工程“大會戰”。

1974年11月,北京-天津間126公里的1800路4管中同軸電纜通信系統試驗段通過國家科技鑒定。960路微波接力設備的研制也于1973年取得突破,1977年通過國家鑒定。

1973年初,郵電部恢復。同年9月,北京-上海-杭州的1800路4管中同軸電纜載波工程開工建設。北京-上海-杭州、蘭州-銀川、武漢-南昌-福州、石家莊-濟南、廣州-南寧的960路微波線路工程建設也逐步展開。很快形成了以北京為中心,連接23個省、區、市的微波通信網。

在周恩來總理的具體指導下,我國通信部門利用1972年美國尼克松訪華的機遇,開始了衛星通信技術的探索,隨著北京、上海兩座地面衛星地球站的建成,我國通過太平洋、印度洋上空的國際通信衛星,與美、澳、歐、亞、非等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衛星直達電路,具備了可傳送60路電話和一路彩色電視的能力。1973年,我國又利用中日關系正常化的機遇,與日方簽訂了建設中日海底電纜的協議。1976年10月25日,中日海底通信電纜建成投產。

服務中心支援重點

20世紀50年代初,隨著朝鮮戰爭爆發和“一五”計劃的實施,國家通信網的發展重點和主體有所調整:一是把長途網的建設重點調整為由軍隊主導、以服務國防和黨政機關為主;二是隨著156項重點工程的大規模啟動,工礦通信成為地方通信需求的重點。郵電部發揚當年紅色通信“胸懷全局、服務中心”的光榮傳統,在積極推進各地市話發展的同時,配合國防通信、支援國家重點工程。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美國第七艦隊陳兵我國臺灣海峽,為了隨時應付帝國主義可能對我國的侵略,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決定,將中央軍委作戰部第三局升格為中央軍委通信部。不久,又決定由軍隊負責建設管理以軍用為主、兼顧黨政機關的有線干線網,與其配套的短波無線電收發訊臺也隨之建設。

為了國防大局,郵電部門首先積極配合軍隊通信系統,在剛剛建成的全國第一代架空干線桿路上,迅速加掛了軍委到各地通信指揮部門的專用有線電路。同時,對新中國成立之初剛剛組建的8個干線建設總隊進行了結構性調整,精簡了長途施工力量,兩個國際干線建設總隊的人員劃轉到各省份,工作重點轉向干線桿路的整治和維護工作。其他幾個工程總隊的人員一部分轉到市話、載波、電纜施工專業,另一部分轉向承接包括國防系統在內的外部委托工程和國家重點建設的工礦企業弱電設備安裝工程。

20世紀60年代初,中央軍委決定以通信兵部為主,聯合郵電部共同建設沿川藏公路的架空干線網。郵電通建系統派出3個工程總隊參加工程施工,他們又像戰爭年代一樣,和通信兵混合編隊,共同生活、共同施工。生活中,郵電工程隊也按照部隊一樣,在軍號聲中起床,吹著哨子列隊出發;施工中,和戰士們一樣嚴格遵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積極開展政治工作。郵電工程隊的表現受到通信兵部領導的贊揚,先后有20多人榮立三等功。軍民攜手奮戰一個冬春,建成了1958.2桿公里的川藏干線,第一次把有線電路修到了拉薩。

中訊郵電部設計院的前身是郵電部成立最早的直屬單位——郵電部設計院。從新中國成立開始,該院的工程技術人員就全程參與了我國第一代干線網絡的技術工作。后來擔任該院院長的侯德原院士發明的“88”交叉式防干擾技術,在我國第一代干線網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五”初期,為了滿足國家重點發展的大型工礦企業對包括電話、廣播、控制系統在內的弱電建設的緊迫需求,1954年,郵電部設計院增設了十多名技術人員組成的工礦弱電設計室,侯德原副局長帶領年輕的技術人員到鞍鋼調研摸索。1955年,設計院開始大量承擔包括長春第一汽車制造廠、洛陽第一拖拉機制造廠等大型企業的弱電通信設計項目。1956年,弱電通信設計任務又在1955年的基礎上增加了3倍多,工礦設計室人員由成立時的十幾人增加到100多人,成為全院最大的業務部門,承擔了機械、冶金、化學、紡織、石油、航運、海運等部門的設計項目。

曾擔任過設計院工礦處線路專業組組長、后來成為全國基建戰線設計大師的徐松茂,那時剛參加工作不久,風華正茂。為了攻克鞍山黑色冶金設計院的工礦弱電專網的技術難題,他對技術的鉆研達到了癡迷狀態,晚上為了不影響同宿舍人員休息,打著手電筒在被窩里看圖紙,在食堂就餐時,竟然不知不覺地把筷子伸到了旁人的菜盤里……離開鞍鋼的時候,本來視力1.5的他戴上了近視眼鏡。

為了規范推廣工礦弱電系統的設計技術,郵電部設計院的專家們還翻譯并編制了工礦企業弱電設計資料141種、各種定型設計標準圖紙20套,為國家培養了一批技術人才。后來郵電部設計院還配合冶金部等機構一起,編制了弱電通信技術設計技術規范、標準及手冊,供工礦建設工程技術人員使用,成就了一段20世紀50年代“兩化融合”的佳話。

原載《人民郵電》報2021年5月20日

久久播影院